<acronym id="0msww"><small id="0msww"></small></acronym><acronym id="0msww"><center id="0msww"></center></acronym>
<rt id="0msww"><optgroup id="0msww"></optgroup></rt>
<acronym id="0msww"><small id="0msww"></small></acronym>
Suzhou Electric Appliance Research Institute
期刊號: CN32-1800/TM| ISSN1007-3175

JOURNALS DYNAMIC

期刊動態

首頁 >> 期刊動態 >> 行業資訊

我國哪些企業需要進行工業4.0的升級改造

來源:電工電氣發布時間:2017-09-16 14:16 瀏覽次數:1617

      

我國哪些企業需要進行工業4.0的升級改造

        日前,國家信息中心報告顯示,中國制造業產能持續過剩,與此同時勞動力、土地和能源等成本不斷走高。與歐美等國相比,發展參差不齊、大而不強是我國制造業的主要現狀。在摸索轉型的過程中,不少企業都把目光對準了工業4.0為代表的智能制造模式來進行轉型升級。然而,工業4.0真正本質不是追求所謂的高新技術,而是利用先進的數字化智能制造技術,以最快的速度滿足客戶個性化需求,從而提高用戶的滿意度并確保企業的持續競爭力。

 

       工業4.0的核心目的是解決定制生產問題,同時降低這樣做的時間與成本。在今天的商業環境下,制造業企業普遍產能過剩,面臨激烈的同質競爭,傳統的經營模式越來越難奏效。同時,互聯網的快速普及和去中心化賦予用戶更多話語權,他們對體驗、個性主張有了更多要求,制造服務業成為主流。從產品轉向服務、從制造為中心轉向用戶為中心、從制造業到制造服務業,這是工業4.0區別于前三次工業革命的顛覆之處。

 

       工業4.0通過建設有“智慧”的可以和用戶、供應商等多方角色實時溝通、靈活排產的工廠,以柔性化、小規模的智能生產單元替代大規模流水線,從而以更低成本、更快速度來滿足日益個性化的需求。在最極端的情況下,工廠甚至會為某一個用戶生產一個特定的單件商品。以3D打印為例,就是滿足定制需求的即刻式設計+生產模式。

 

       制造企業在工業3.0時代就試圖解決生產定制的問題。然而,生產定制往往意味著更高的成本、更多的時間。趨利避害下,大規模流水線成為當時主流的選擇。直到工業4.0的到來,以低廉成本進行定制生產的技術才逐步成熟。具體來說,這包含兩方面的技術:一是讓“物”更聰明強大的技術,二是讓“物”“物”互聯、自主決策的技術。

 

       工業4.0時代,機器人可以輔助人工作,甚至替代人工作。它們可以承擔高危作業,提升勞動效率,并解決日益上升的人力成本問題。這也是當初德國提出工業4.0的一個重要動因,即是希望通過更加自動化、智能化的生產解決適齡勞動力不足的問題。除了機器人,智能生產所需要的傳感器、數控機床、智能倉庫、智能物流等相應技術的逐步成熟也為工業4.0的發展提供了技術基礎。

 

       另外,工業4.0時代物聯網信息共享、自主決策的技術使得生產更靈活、更柔性,可以快速響應復雜、個性化的市場需求。如果說互聯網讓智慧人之間得以更便捷地交流,那么物聯網的重點則是把死物智能化,使其能夠自動抓取相關信息,實時與他人/他物對話,并有判斷、決策的能力。如果說工業3.0的自動化是人與機器的對話,工業4.0則是機器與機器的對話。

 

       工業4.0的概念如火如荼,并不代表每個中國企業就要全盤接受工業4.0模式。個性化定制、信息物理系統的概念很美,但是落實到企業自身時需要更冷靜的思考。那么,什么樣的企業適用工業4.0呢?

 

       首先,德國的工業4.0是切合德國的國情提出的智能制造戰略,并不一定適合我國的國情。德國提出工業4.0是為了鞏固制造業的傳統優勢,用互聯網、物聯網等新技術對制造業升級,強調的是對用戶個性需求的滿足。另一個制造強國美國也提出工業互聯網的概念,強調的是通過慣有的IT軟實力提升制造業的生產效率。而我國制造業的傳統優勢呢?大規模、高復雜度、快速交貨——這與其他國家各有差異,且所面臨的主要問題是產能過剩和創新乏力。

 

       同時,我國的整體制造業水平尚未達到德美等制造強國的水準,不少企業首先得補課工業3.0才可能邁入工業4.0的階段。沒有成熟發達的工業3.0生產技術和基礎,難以談及工業4.0的升級改造。此外,德美等國進行智能制造升級的一大目的是解決勞動力匱乏問題,而如果中國僅采取機器換人的片面做法進行技術密集改造,可能會造成更嚴重的就業問題。

 

       更進一步來說,在有基礎的工業3.0水平之上,是否要實施工業4.0、如何實施工業4.0也取決于企業相應的定位與目標。麥肯錫的調研顯示,在工業4.0的大潮里獲益最多的是根據企業自身管理、業務和戰略情況來選擇部分結合工業4.0的企業,而并非那些徹頭徹尾煥然一新的企業。

 

       從企業所處的行業性質、業務特點和戰略定位來分析它是否需要同時在自動化/智能化(新技術)和個性化(新制造)上達到比工業3.0更高的標準,從而決定企業是否應進行工業4.0的升級改造。

 

       這其中,新技術指的是高度精密自動化(機器人)和工業互聯網(CPS),而新制造指的是以滿足客戶個性化使用為目的的模式創新/革命。

 

       當企業同時需要很高的智能化和個性化水平時,工業4.0是首選。以海爾為例,在最新的網絡化戰略轉型中,海爾同時在信息化和自動化上進行升級改造:底層用戶數據互聯互通,圍繞用戶組織全流程,同時打造更加定制化的家電品類,建設互聯工廠,以小批量柔性化的生產方式應對更加個性化的訂單。

 

       當企業需要達到較高的智能化水平但不需要為客戶提供定制化的服務時,那么提升自動化水平、機器換人和提升效率降低人力成本的做法更加切實可行。石油化工、原材料制造和代工生產等行業屬于此類范疇。

 

       當企業的業務定位一個小眾的利基市場,同時其生產流程不需要也難以使用高精尖自動化技術時,工業4.0不再是最優選擇,反而扎實打磨產品定位、做好個性化服務才是較符合投入產出的選擇。往往活躍在這個領域的是一些小而美的公司,他們的產品服務生產量小,但定價高,往往落入奢侈品類。

 

       當一些已經處于經營困境的企業可能在智能化與個性化兩方面都不夠達標,也沒有資金投入去進行工業4.0的投資。那么及時改善經營情況、提升基礎制造水平等舉措是企業應該首先實施的步驟。

 

       結論:工業4.0對我國制造企業的確有借鑒意義,然而,是否全部或部分采納仍需結合企業自身發展水平和行業特點加以考慮。

博京娱乐-博京娱乐-官方网站